联盟屋
广告联盟评测与分享。

广告联盟,隐秘角落的反黑产战争。

78805a221a988e7

江湖不平静。据秒针《2020中国异常流量报告》统计,2020全,广告联盟的异常点击占比高达17.9%,广告联盟生态深受其害,黑产将广告联盟市场的竞争推入了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

广告联盟是互联网广告重要的商业模式。按照百度百科的定义,广告联盟是指中小网络媒体资源(又称联盟会员,如中小网站、APP、WAP站点等)组成联盟,通过联盟平台帮助广告主实现广告投放,并进行广告投放数据监测统计,广告主则按照网络广告的实际效果向联盟会员支付广告费用的网络广告组织投放形式。听起来联盟一夜之间自己成立的,但实际上,联盟平台才是整个联盟生态的核心。曾经在2014年鼎盛时期有四百余家联盟平台,但因为虚假流量的问题,广告主不再买账,直到2018年大浪退去,只剩下阿里、腾讯、百度、头条等几家头部平台。

平台与黑产,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难道平台不会从虚假流量中受益吗?一、两单或许可以,毕竟平台是中间人,“中介费”已经落袋为安,但长期以往,广告主一定会意识到流量成本攀升但自己并没有取得相应的回报,用圈里话说“ROI太低”。在互联网红利逐步消失的时代,敏感的广告主在结算广告费用时已经开始变得斤斤计较,他们当然知道,刷来的量无法带来真实用户转化。现如今,广告主真正关心的是“用户在哪里”,到处都在强调精细化运营,假量多的平台逐步会被被淘汰。

但是,因极低的作假成本和暴利,互联网流量造假产业链在地下各个隐秘的角落里仍然繁荣生长。近年来,大量网站、APP,使用各种机器作弊或人工作弊的非法手段,提供大量的虚假广告点击量/下载量,骗取广告联盟广告费用的现象呈上升趋势。该种违法现象被互联网行业称之为“黑、灰产业”。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网络黑产”从业人员已超过150万,市场规模高达千亿。随着从业人数的增多和技术手段的丰富,网络黑产已形成了庞大的专业市场和细分的产业链条,但由于黑产团伙的隐蔽性和手段的多样性,互联网平台仅凭一己之力也是难以对抗源源不断壮大的黑产团伙,尤其时在采用民事诉讼手段打击黑产时,通常会面临侵权主体难以确定、作弊手段难以抓住、经济损失难以证明等现实问题,同时还可能面临司法实践对网络黑产行为难以理解或者证明标准要求较高等难题。

打击广告联盟黑产,难度系数0.99
笔者有幸参与了一件互联网公司打击广告联盟黑产的案件,案件证据准备、诉讼庭审到最终判决,仍然历历在目。

案情并不复杂。百青藤是百度经营的广告联盟产品,湖南林枫在线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林枫公司”)是联盟成员,备案运营网站。在日常运行中,百度发现湖南林枫公司的推广数据存在异常。经深度挖掘、取证,百度发现湖南林枫公司与西安市未央区迪尔卡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江苏极限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相互配合,形成了一个黑灰产链条,共同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2021年6月9日,海淀法院对百度诉江苏极限等三公司不正当竞争案做出判决,认定三被告行为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条的规定,判决三被告共同赔偿百度100万元。

本案的看似简单,但黑产团伙的作弊手法非常隐秘,准备证据十分复杂,难度系数超过0.99。广告联盟的流量作弊,主流的方式一般是机器刷量或众包人工点击。机器刷量的成本低且效率和回报高,写一个脚本程序,配合一些防反作弊的策略,马上就能起量。当然,缺点也很突出,就是作弊特征会相对明显,更容易被平台发现。由此,众包点击开始兴起,所谓的众包点击就是雇佣真人同时刷量点击。雇佣真人点击的成本更高,但由于都是真人点击,反作弊策略识别的难度会增加,因此也会提高作弊的“安全性“。

而本案的黑产手段非常隐秘,因为都是真实用户出于自己的主观意愿(当然这种主观意愿是在黑产团伙的诱骗下而产生的错误意愿)点击的广告,统计数据上很难直接体现异常特征。平台必须通过人工识别,所以只能在发现线索后进行事后判断。因此,只要平台没有发现线索,这种作弊行为就能获利,可见,黑产团伙为了躲避平台的反作弊策略煞费苦心,而平台想要发现黑产作弊,线上的自动化反作弊策略是远远不够的,还要加强人工巡查。

通常,黑产团伙的警觉性非常高。由于广告联盟平台的数据一般都是按天维度进行更新展示,一旦平台的点击、收入等数据没有正常更新展示,黑产团伙就会知道已经被平台发现了作弊,即会立即关闭网站,如此一来基本就不再可能取证到作弊行为了。本案中,最为关键的侵权取证不光涉及到专业的技术分析,还涉及和整个业务流程的配合。确保在有限时间内,既不会打草惊蛇又能完整地取证,整体的取证节奏需要进行严格把控,对案件主办人来说是个不小挑战。

本案的黑产链条中,从百度公司直接获利的虽是原告的联盟成员,但居间撮合的倒量平台却是整个黑产链条的核心和作弊模式的真正幕后推手。倒量平台从流量大的网站购买导流入口,并将该部分流量倒卖给原告的联盟成员,联盟成员再将该渠道的作弊流量提供给平台,以此骗取平台的推广费用。

本案中,联盟成员认可其从倒量平台购买流量,可见,联盟成员只是倒量平台的众多客户之一。倒量平台以专门提供作弊流量为业,居间撮合上下游的流量闭环,肆意地薅着广告联盟的羊毛,滋养着黑产势力的发展。所以,要想把整个黑产链条一网打尽,确定侵权主体的身份信息难度也非常高。黑产组织一般都很狡猾,它们不进行网站备案并使用国外服务器,将自己深深地隐藏在阴暗之中。本案中三个被告的身份信息,也是进行了大量的取证和资料分析后才最终加以确定。

魔与道的较量,在互联网行业永远不会停止,所以打击黑产对于每一个正规经营的平台都是永恒的课题。只要我们在行动,必将让阳光照进这些隐秘的角落。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联盟屋 » 广告联盟,隐秘角落的反黑产战争。